当前位置:首页>公司动态>公司新闻

研发郎酒专用高粱“郎糯红19号” 川南种植30万亩高粱 郎酒第一车间扎根田间地头

发布时间:2020-03-17

一瓶美酒,是从一粒好粮开始的。为从源头保障郎酒品质,他们将工作扎进田间地头,研发郎酒专用高粱“郎糯红19号”,建立了川南30万亩高粱基地。通过产学研结合,开拓创新,以零容忍态度和匠心精神追求极致品质。他们就是郎酒专用糯高粱体系化品控技术运用团队。

3月12日,在郎酒首届品质奖表彰大会上,“郎酒专用糯高粱体系化品控技术运用”项目团队荣获首届“郎酒品质奖”,奖金80万元。这份沉甸甸的荣誉,是整个项目团队70余人一年来辛勤劳作的结晶,更是对每一位参与付出的郎酒人的嘉奖。

千年传承,品质为基。这群从田间地头到餐桌的质量管理者,正是郎酒品质最美的代言人。


将工作扎进田间地头  建立30万亩高粱基地 

七月流火的川南黔北,一串串红珠帽似的高粱穗子压满穗杆,圆润透亮,漫山红透。这种当地特产的米红粱,是农民主要的经济作物,也是郎酒最宝贵的酿酒原料。 

此时,31岁的陈炳霖也迎来一年中最繁忙的日子。作为项目团队高粱收储组的一线员工,从7月中旬起,他就驱车从二郎出发,辗转千里,奔赴川南的田间地头,负责从农民手中采购刚刚丰收的米红粱,再一车车运回工厂。


米红粱是糯高粱的一种,出自赤水流域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其粒小皮厚、支链淀粉含量95%以上,远高于其他地区的65%至81%。这种特性也决定了它能经受住顶级酱酒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的反复工艺,以及长达一年的酿造周期。 

但在陈炳霖看来,采购高粱不像逛街买东西那样简单,首先是采购的高粱必须满足公司的质量标准要求,其次是要足额完成当年采购需求。再加上打交道的对象多是各地村民,其中充满了挑战。 

”不是说你给钱,别人就愿意卖给你。”陈炳霖说,以前经常会遇到个别种植户惜售,但好在郎酒一直加强对农户的宣传,种植前就告知了保底价,”你种多少,我收多少,旱涝保收!“通过郎酒的高速发展态势,说服对方不要只盯着眼前一点小利。 

在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的山区,很多留家种地的都是老年人,如果依然说不通的话,陈炳霖和同事就直接把车开到家门口,主动帮忙老人们搬运,能省对方不少事,往往这样就能够爽快的成交了。2019年的高粱收储工作,从7月中一直持续到11月末,这四个月正是川南黔北最酷暑的日子,陈炳霖和同事被晒得一身黑黝黝的,就像那透红的米红粱。


为进一步从源头保证酱香郎酒的品质,相比传统的种植户收储工作,一年来,项目组还在泸州、自贡、宜宾、内江四市重点建设了30万亩川南高粱种植基地,与140个示范村签订了种植合作协议。依托这种更紧密的合作模式,项目组得以从种子发放、土壤、水源、农残、重金属等方面对高粱进行全方位监管。 

2020年,这样的基地规模还将增至40多万亩,实现本地高粱收购8万吨,并为2021年郎酒10万吨高粱收购目标奠定基础。 

从感官判定到科学分析  掌握美酒酿造原始密码 

一车车红高粱陆续驶来,位于二郎镇的郎酒厂总部更加车水马龙。在这里,丰收的米红粱还将接受进厂前的又一次考验。 

品种不纯、水分较重等原因,是高粱验收不达标的主要因素。这其中,既有天气造成的客观因素,也有主观的以次充好。毕竟在当地,高品质糯高粱的收购价比外省糯高粱高出约40%,以年采量数万吨规模计算,中间存在的利润空间巨大。


进入验收环节,在全自动固定式扦样机的作用下,每一车高粱的上层、中层和下层被分别抽样,送进一部近红外光谱快检仪,几分钟,高粱中的水分、单宁、直链淀粉、支链淀粉等理化分析数据便闪现在屏幕上。究竟是本地的李逵还是外地的李鬼,一眼现形。 

但在2019年以前,如此高效的精密检测手段还无法想象。团队高粱验收工作组成员周艳说,传统检测手段最快也要两天才能出结果。高粱验收合格才能进厂,但总不能让货车在厂门口停两天等结果吧?于是,项目团队与中国农业大学等高校院所协作,开发运用了近红外光谱快检、种皮厚度测试、基因测试等一系列新技术,大大提高了验收的效率和准确性。通过团队共同努力,实现了2019年高粱验收工作98.21%的合格率。


此外,一个更复杂的“高粱数据库”也在紧张建设之中。在高粱生产期间,便让技术人员走进田间地头采样分析,对每批高粱的单宁、支链淀粉、直链淀粉、基因测试等指标登记在案,类似于给其画了一幅电子画像。收购时,检测数据再与数据库一比对,一眼就能知道收购来的高粱是不是同一种,有没有掺假。 

“等以后数据库的内容采集足够大,根据每一颗高粱的理化指标,我甚至能告诉你,它来自哪个区域,海拔多少米。”团队成员张亚东这样描绘了”高粱数据库“在未来的应用前景。而项目组取得的这一系列成果,最终构成了顶级酱香郎酒的原始密码。 

研发郎酒专用高粱   趁春风播种美好希望 

3月的泸州泸县山区,趁着徐徐春风,又一批米红粱种子播撒下地。 

和往年一样,这片广袤无垠的郎酒专用高粱种植基地,最终将孕育出滴滴佳酿。和往年不一样,这次播撒的“郎糯红19号”种子,将作为郎酒首个专用高粱品种,孕育着更美好的未来。


张亚东说,种子的选育工作非常漫长,追溯到近十年前,团队就与泸州高粱水稻研究所等展开了产学研合作,在一线生产中持续选育最适合酿酒的高粱品种。以高粱中重要的支链淀粉含量为例,支链淀粉越多,越能在酱酒酿造过程中释放缓慢,更适合酱酒多轮次翻烤、糊化发酵的酿造工艺。经测定,川南等地普通米红粱的支链淀粉含量达95%,远超外地高粱,更适合顶级酱酒酿造。经团队多年选育出的郎酒专用高粱,支链淀粉含量甚至超过98%,做到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此外,专用品种还能更“接地气”,更好适应郎酒专用种植基地的气候、土壤、水源等自然条件,在长势、抗病虫害等方面做到因地制宜。 

张亚东说,该品种目前暂以“郎糯红19号”命名,正好说明了研发的漫长,因为这意味着最初选定了几十甚至上百个样本,一年年播种,一代代筛选,最终标号19的样本成为了优胜者。未来,这个郎酒专用高粱品种将迎来更大范围的播种,进一步从源头保证郎酒品质。 

作为首届郎酒品质奖的11个获奖团队之一,“郎酒专用糯高粱体系化品控技术运用”项目团队可谓一个融合的“大家庭”,组员70多人,横跨了采供、酿造、酒体、技术管理、质量管理等多个部门,其中许多组员都是年轻人,最小的仅20出头。


作为大家庭中的代表,周艳见证了郎酒发展历程中的两次高光时刻。第一次是2011年,周艳还在泸州一家国企从事质量管理工作,单位福利不错,工作环境也佳。她听到郎酒营收即将突破100亿,正在大量对外引进人才的时候,格外震惊。“那个年代突破100亿意味着什么?”周艳说,她当即决定离开体制,离开稳定的工作和生活,只身来到二郎应聘,并作为当年的技术引进人才成为郎酒一员。 

从城市来到山区,艰苦的环境没有让周艳退缩,反而激发了她利用自身在质量监管和食品安全方面的专业技能勇挑重担,一步一个脚印,从副科长、科长到部长助理,再到主持工作的副部长,统领质量管理部170余人,致力于为郎酒品质保驾护航。 

周艳始终强调,她的个人成绩微不足道,她只是在郎酒公司飞速发展的平台上,与同样优秀的团队共同协作,实现了个人成长,并在坚守10年后,得以见证到郎酒实现的第二个100亿的辉煌。 

阳光雨露,万物生长。这个春天,周艳和她所在的项目团队,以及他们背后更多辛勤耕耘的的郎酒人,一起在春风中播种希望,缔造着更多辉煌。

“郎酒专用糯高粱体系化品控技术运用”项目团队颁奖词 

千年传承,品质为基,为从源头保障郎酒品质,他们将工作扎进田间地头。迎风雪,战酷暑,指导高粱种植,把关质量。 

与140个示范村签下合作协议,建立了川南四市30万亩高粱基地。不断完善高粱验收标准,优化验收流程,新制定“郎酒专用糯高粱感官鉴定方法”,拓展分析项目,实现近红外快检分析,以零容忍态度和匠心精神追求质量零缺陷。 

他们就是郎酒专用糯高粱体系化品控技术运用团队,正心正德,精准扶贫,只为极致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