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集团动态>集团新闻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 汪俊林董事长下车间投粮 二郎两个新车间投产

发布时间:2018-10-17

十月金秋,时令交替,今又重阳。“重阳投粮”是郎酒一年一度的酿造盛事,今年又恰逢二郎酱香基地黄金坝两个新车间投产。

日前,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蒋英丽,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江祖明,股份公司常务副总工程师、郎酒厂公司副总经理沈毅等参加此次2018批下沙暨新车间启用仪式,并检查了两个新车间的生产情况。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参与2018重阳下沙

品质是郎酒的核心,安全是郎酒的保障”,仪式上,汪俊林董事长对领导班子及一线酿酒员工进一步强调了品质对郎酒的重要程度,汪俊林说:郎酒追求有质量的发展,唯有确保品质更优,才能达到这一目的。


重阳下沙,郎酒开启每年新一轮酿酒盛事,头两次连续性集中式下沙后,米红粱还要经历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历时一年。生产出的原酒再在天宝峰原酒储存库区、天宝峰露天陶坛库采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更优质的酱酒将进入天宝洞、地宝洞经陈化老熟,得道出关。

九月之初,红粱成熟

层层尽染川南黔北赤水河畔

十月之际,又逢重阳

岁岁酿造盛事传承千年工艺

一方水土,一方风物,造就一方好粮

重阳下沙酿酒天

亲见一粒米红粱蜕变成一瓶青花郎

重阳节,自古以来就是登高望远、把酒赏菊的美好节日;而在郎酒人眼中,重阳承载着更为丰富的意义——千年工艺的传承和新一年度酿造盛事的开始。

▲重阳下沙之润粮

重阳投粮,是郎酒人千百年来恪守的酿酒时间节点。郎酒不是大棚蔬菜,绝不能随时播种随时收割,它的生长,是完全因循和按照节令气候的变化而自然成长的,天然、健康、生态、质朴、神秘,这是郎酒千年酿造工艺传承给我们的非物质文化财富。

遵从时令交替,遵照地理环境,遵循祖辈工艺,顺天应时,承接地利,天人合一,每一滴青花郎都是天、地、人和谐共生的产物,是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的精华。

▲二郎滩上米红粱(摄影 邱兵)


◆ 地道好粮 生在赤水河谷间 ◆

一方水土,一方风物,造就一方好粮。

神奇的米红粱,全部出自川南黔北赤水河畔,出自当地海拔1000米以上的二郎滩大山上。这里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高山峡谷、沟壑纵横,加上赤水河流域的亚热带季风气候,特别适合高粱作物生长,米红粱也是当地农民世代种植的经济作物。

▲犹如层层红浪的米红粱(摄影 叶厚光)

二郎当地产的米红粱颗粒坚实、饱满、均匀、粒小皮厚、耐蒸煮、不易糊化,这样的质地,决定了它能经受青花郎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的繁复工艺以及长达一年的酿造周期。

每一粒米红粱成为青花郎酿造原料,都必须经过一条严苛的晋级”之路:只有颗粒饱满、色泽红润,经过测试没有农药残留的米红粱,才有资格走上从一粒种子到一滴青花郎的奇妙旅程。

种种事实都证明:只有二郎当地孕育的米红粱,才酿得出青花郎;离开赤水河与二郎镇,就产不出优质酱酒青花郎。


◆天道酬勤 长在时令流转中◆

秋意送爽,岁物丰成,又是一年高粱红。粮农们背起背篓,拿起镰刀,走向赤红深处,咧嘴大笑……

孟子曾说,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在快节奏的今天,青花郎依旧踩着自然界的步伐,天然长成。其选用的米红粱,依旧完全遵照天文历法播种、种植、收成。

▲米红粱丰收的喜悦(摄影 刘学懿)

顺天应时,二郎滩上的米红粱不急不躁地遵循自然规律。3月播种,长根,再在地上形成幼苗、叶茎,接着在盛夏时节抽穗、扬花、灌浆,最终在8、9月间成熟,静静等候农人的收成。

为让米红粱在四季的牧歌中以自然的姿态成长,二郎滩的农人们至今依旧采用人工除草,人工收割,人工晾晒,恪守着老祖宗的耕种技术,从源头上保证了青花郎原料的天然和安全。

▲农人晾晒刚刚收获的米红粱(摄影 邓志伟)


◆道法自然 重阳投粮◆

重阳的赤水河谷,秋高气爽,山青云淡,最是令人着迷。

天气转凉,河水清冽,红粱丰收,昭示着最佳的酿酒时节已经来临。酿酒就像农事,顺应节气的变化,才能酿出好酒。

节令到了。重阳投粮,是郎酒人对大自然的敬畏,是千年传承下来的酿酒规范,更是对时令节气的精准把握和利用。

▲收获米红粱(摄影 刘传福)

重阳之后,高温结束,气温渐凉,上一批次酿造刚刚结束,正是青花郎酿造对温度要求最低的时候。此时投粮,正好巧妙利用时令节气,遵从青花郎“四高两长酿造技艺及抛物线式出酒规律,将出酒率最高、酒质最好、酱香风味最浓的第三、四、五次取酒时间安排在一年中气温最高的夏、秋两季,充分保障了青花郎的高贵品质与血统。

▲轻抛匀洒


◆古法手工 匠心独具◆

重阳投粮,只是青花郎酿造的序曲。在它之后,还要经历九次蒸煮、八次加曲发酵,七次蒸馏取酒、经年洞藏、盘勾勾兑等繁复的过程。世代居住在这里的郎酒人,他们坚持着古法手工工艺,用这种最质朴的方式感谢上天赐予郎酒人独一无二的原粮、水源和酿造宝地。

即使在现代工业如此发达的今天,青花郎的核心酿造技艺如制曲、上甑、摘酒、摊晾、加曲拌合、堆积等依旧坚持采用传统人工操作。郎酒也进行过工业化机器的革新尝试,但所产出的酒与传统手工工艺酿出的酒品质上始终存在差距。

▲重阳投粮之上甑蒸酿

这些都是老祖宗经过千万次试验总结后传承下来的技术,严格遵从了自然之道以及酿造科学规律,很多酿造时机、温度、比例等环节把控,是机器化生产无法替代的。郎酒股份常务副总工程师沈毅解释道。

工匠技艺与精神的绵延传承,使得青花郎的酿造从一开始便有了与天地万物和谐共生的巨大魅力。

▲重阳投粮之摊晾

道法自然,遵从时令,坚守古法手工工艺,归根结底是对青花郎品质的坚守。品质,取决于原料、水源、工艺,更取决于时光的珍藏,取决于情感的投入。七年的漫长光阴沉淀与古法手工的情感投入,才造就了青花郎一经开启便熏醉整个世界的绝世芬芳。

从一粒米红粱,到一瓶青花郎,这场奇妙的幻化旅程从地道的土地开始,成长在顺天应时的栽种培育下,再经由传承千年的手工酿造工艺,终成酱香尤物。天时、地利、人和和谐共奏,青花郎外柔以水的形态,却内刚以红粱的火红性格,淋漓尽致地传递着天人合一的造物质感。

金秋十月

您将在以下航机杂志

亲见郎酒年度酿造盛事——重阳下沙

·东方航空航机杂志·

《东方航空》

CONNECTIONS

·南方航空航机杂志·

《南方航空》

GATEWAY

·海航集团航机杂志·

《云端》

HIGH ABOVE

·中国国航航机杂志·

《中国之翼》

WINGS OF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