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公司动态>公司新闻

“和谁约酒”成热搜,大咖看出什么门道,千万郎粉疯狂打卡热门话题

发布时间:2018-09-20

酒,是人类秉承天工的琼浆玉液;诗,是阐述心灵的文学之祖;画,是胸中真臆在柔豪间的挥洒,三者碰撞,往往留给史书袅袅余音,无尽而激烈。

9月17日,8位来自文学界、艺术界的国内外知名领军人物来到郎酒酱香原产地,当代艺术领军人物岳敏君,中国内地男导演、编剧、第六代导演之一张杨,著名作家、诗人余秀华、土家野夫、李亚伟、潘洗尘、尚仲敏、戴潍娜,带着几分竹林七贤修武林间酣畅之意,与郎酒集团党委书记、“郎酒诗人”李明政,郎酒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蒋英丽,郎酒股份常务副总工程师、郎酒厂公司副总经理沈毅来了一场字句飘香的直播:“大咖看郎酒”。

是日,二郎镇弥漫着郎酒车间飘然而出的糟香。绵绵细雨,为迷蒙山色带来丝丝清朗。8位大咖在世界最大露天陶坛酒库直播赋诗论画,当诗、酒、画三者在这一刻重聚,文字“白发转青”,语言也未曾像这样燃烧。

人民网、凤凰网、封面新闻、爱奇艺、新浪五大平台直播。同时段,由主持人戴潍娜在直播间向各位名家提出的问题“最想和历史上的谁约酒?”,不仅在现场引起名家大咖探讨,更在微博上以话题#最想约酒的人#引发上万探讨及1740万曝光。由此引申出的话题#风口上的酱香#,更是以2778万热度登上微博热搜。

名家大咖、万千网友,共同参与了这一场文学艺术与“液体黄金”的神奇化学反应。


▲当代艺术领军人物岳敏君(左6),中国内地男导演、编剧、第六代导演之一张杨(左5),著名作家、诗人土家野夫(右3)、李亚伟(右1)、潘洗尘(左3),郎酒集团党委书记、郎酒诗人李明政(右4),郎酒股份总工程师蒋英丽(右2),常务副总工程师沈毅(左2)在美酒河前合影留念。


二郎地处夜郎古国,两千多年前,因相对于外界较为闭塞,留下“汉孰于我大”的轶史。也正是在这较为封闭的中山峡谷,酱香因子千年繁衍、生生不息,云烟供养之下已然化身一座“千年窖池”。

在先锋艺术家岳敏君眼里,赤水河创造了一方得天独厚的“垂直空间”、酱酒酿造的“绝对领域”。赤水河流经茅台与二郎,河谷陡峭而切深,因而他用”狭窄”一词形容眼前所见河谷。

在他看来,这个有历史渊源的地方,“酿出的酱香白酒也有一种奇特的香”。

爱酒之人都有个共识:离开赤水河,便酿不出高品质酱香白酒。赤水河拥有独一无二的气候、水源、微生物群落,众星拱月搬的酱香白酒,张杨导演认为用天地之精华来形容不为过。

“这里的烟雨、云霞,包括天、地宝洞,山上山下的储酒陶坛,以及空气中酒的香气,从我的角度来看确实是震撼的,张杨说:“这一次,我好像恍然大悟,明白了酒应该怎么喝。”


▲当代艺术领军人物岳敏君(中),著名作家、诗人土家野夫(右二)、李亚伟(左二)、潘洗尘(右一)、戴潍娜(左一)以二郎镇为背景合影留念。


自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汉武帝钦定赤水河一带的“枸酱”为贡酒,到北宋年间的二郎滩一带出产“凤曲法酒”,再到20世纪初“回沙郎酒”正式更名为“郎酒”,郎酒的酿造工艺已传承千年。

野夫说:“最早,中国有甲骨文记载的时候就已有‘酒’,但对于一种液体,是没办法以象形而画,于是就画一个坛子,装在这个坛子里面的东西,就是酒。”

缘起至今,郎酒酿造工艺已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纯手工的古法酿造,让整个二郎镇处处渗透着浓浓酒香。在二郎镇的几天,对野夫来说,就像穿越了几十年的时光回到了少年。

“这是我童年的味道。我去过很多酒厂,但已经闻不到这种酒香味了,虽然那些也是好酒,但我还是喜欢真正古法酿造的好酒。”

茅台、郎酒的酿造皆历经端午制曲、重阳下沙、9次蒸煮、8次发酵、7次取酒,之后还需经年洞藏,出厂前盘勾勾调。每一环节,唯遵守古法匠心,才能在顺天应时中得到美酒。

郎酒股份总工程师蒋英丽这样形容酱酒与人生:“酱酒,它只有经历岁月的沉淀后才能愈发历久弥香。人生也会经历很多酸甜苦辣,有各位大师老师这样的经历、自身的历练,才能读懂郎酒。”


▲著名女诗人余秀华


郎酒生在赤水河,长在二郎滩,养在天宝峰,藏在天宝洞。天宝峰便是8位大咖的直播所在地。

直播刚开机不久,女诗人余秀华便惊讶道:“我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多、这么大的酒坛,还是露天的!”她眼前所景是世界最大的露天陶坛酒库。

郎酒天宝峰露天陶坛酒库,由4万个陶坛组成。漫山遍野,一眼望去,每个能储酱酒1万吨的陶坛宛若“沙场秋点兵”,蔚为壮观。

这只是郎酒存储历程中的一环,天宝峰还有数十个不锈钢原酒储存罐,天地宝洞的还有上万量级洞藏美酒,坚实储能为品质提供长足的保障。

潘洗尘直言道: “不论是从地宝洞还是到这个露天的陶坛,我都是像看待一件艺术品一样在看这个企业和产品。看到整个这些酒坛、酒罐以及我们的质量把控以后,我觉得我们终于看到一个让每个人放心的一个企业、一个品牌。”

“眼下,如果都是我们眼下看到的这样的产品、这样的企业,我觉得整个社会、整个集体就会变得更好、更健康。”


▲赤水河谷郎酒的酿造车间


曾经,诗人杨同茂大气概括郎酒的风骨:“佳酿三千,独爱郎酒,山魂水魄,尽在其中。”名家、大咖谈天论地、博古论今,对于美酒的追求,总是绕不过的话题。

一千多年以前,阿拉伯伟大的诗人奥马尔?哈雅姆诗言:“我曾经靠绳墨判断是非正误,我曾经按逻辑区分兴衰沉浮,但在人们所愿意探索的一切中,除了酒,我从未深究过任何事物。”

直播现场,诗人李亚伟也多次用奥马尔?哈雅姆的精彩诗句,印证人类社会进程中,酒与诗的姻缘。

李亚伟说:“奥马尔·哈雅姆有一个最好的译本,101首,每一首只有四句,第一首就是:‘太阳升起/太阳的金剑射中了索当的塔楼/天的盖子打开了/下面的人在生活/开始喝酒。’最后一首:‘时间永恒的酒保/把天的盖子盖下来/他走了/他在人间……’整个写的就是喝酒的,非常棒,不低于中国的宋词。”

中国白酒可品可饮,可歌可颂,亦可入画,酱香白酒更是如此。

尚仲敏认为:“纵观世间,只有一种好东西希望别人多有,这就是酒,再好的酒都是希望能够共享。”

酒是粮食的浓缩,诗歌是语言、思想和艺术的浓缩,浓缩会醉人,诗也会醉人。连余秀华也调侃:“我宁愿这辈子不会写诗,只会喝酒就可以啦!诗歌在酒面前是多于的,喝酒是最好的。”

在更大的层面上,“喝酒,一个是对自我的释放,同时它最重要的一个特征是民族、国家的开放”岳敏君如是说。

直播视频回看

● 凤 凰 ●

● 新 浪 ●

● 封 面 ●

● 爱 奇 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