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集团动态>集团新闻

溯流赤水源:美酒河的传奇style,听我们慢慢来Call

发布时间:2018-06-22

川黔交接之地,赤水河,一条充满神奇色彩的河,它的神秘至今难以彻底揭晓。

为什么赤水河谷被誉为全球最贵的40公里河谷?说它流淌着万亿财富?作为一条美酒河,为何茅台、郎酒等蜚声中外的顶级酱酒偏偏只能从这里产出?一段酱酒原产地保护区,为何只有它的地理环境、水文气候独得上天恩宠?

2018年6月20日,一个由7名爱酒之人组成的探秘小分队走进这里,从郎酒源产地四川古蔺县二郎镇出发,以国家级酱酒源产地保护区为起点,探秘美酒河,溯流赤水源,一边沿途记录旅途发掘的惊喜彩蛋,一边虔诚感恩着河流之源的人或事。

赤水河的传奇style,听我们慢慢来Call...


DAY1 | 二郎镇 | 出发

清晨的二郎滩渡口,几位当地居民正伴随民歌操练着舞蹈。不远处的赤水河边,伫立着两位怡然自得的垂钓者,一旁,护林员正仔细地检索每一个角落。

赤水的河水缓缓流淌,工业垃圾于此绝迹。曾有报道描述称:沿赤水河漂流4天,途中看不见一个塑料瓶。

沿岸的居民对赤水充满敬畏,“靠水吃水”在他们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12:15

美酒河是赤水河中游其中一小段,崇山峻岭之间,财富缓缓流淌。

赤水由云贵高原流向四川盆地,其四分之三隐没在群山之中,陡峭山壁之下,便是激流险滩。

崇山峻岭之间,财富缓缓流淌。作为中国白酒的“母亲河”,赤水河流域出产了数十种名酒,占据中国名酒榜单超过60%的份额。

二郎滩渡口,四川盆地与云贵高原接壤处的河谷,是赤水的精华所在。这里,郎酒与茅台隔河相望,共铸两大酱香传奇。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 16:50

古蔺县二郎镇,镇中有郎酒厂,厂中有二郎镇。

湿热

赤水流域海拔大多在1000米以上,但流经二郎,却陡然降至400余米。河谷中的二郎镇常年高温、潮湿,是醇香美酿的天然酒窖。

6月末的二郎滩,正接近一年中最热的时刻。湿热的空气中没有一点风,水分混合着山间独特的酒香,沁人心脾。

闷热中的人们,衣裳贴着身体,好不自在。但山间的美酿,却在欢呼雀跃。

“四高两长”是酱酒显著的工艺特征,其中四高特指“高温制曲、高温堆积、高温发酵、高温流酒”——气候越是湿热,酿造出的酱酒则更为醇香。

出于这份酒香,闷热的天气丝毫没有抵挡好酒者们的热情。每一天,都有大批朝圣的酒客,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汇聚于二郎镇,品尝最顶级的中国酱酒。

二郎人有特殊的待客之道:三五个姑娘唱着山歌,以“高山流水”的方式,招待贵客饮下青花郎。

从高山流到二郎,再流入酒客的咽喉,每一滴青花郎都等待了7年左右的时间。

俯视二郎镇的群山间,错落着大大小小的村落与农田,这里是顶级酱酒的源头。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13:03

米红粱是糯高粱的一种,出自赤水流域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

其颗粒小、皮薄、内里坚硬,平均淀粉含量高达62.8%。

二郎镇西北方向,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行5里,是习水县庙子坪的龙滩村。龙滩村共有400多户,近2000名村民。种植当地特产的米红粱,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米红粱是糯高粱的一种,出自赤水流域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其颗粒小、皮薄、内里坚硬,平均淀粉含量高达62.8%。

这种作物不适合人体消化,却被郎酒、茅台奉为极品原料。赤水流域特有的温湿,催生了独特的米红粱,只有这种皮厚、扁圆、结实的农作物,才能“承受”顶级酱酒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的反复工艺,以及长达一年的酿造周期。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13:20

我们的探秘队员与村民张伟

龙滩村村民张伟,承包了7亩田地,全部种植米红粱。相较此前种植苞谷,他于土地的年收入接近翻倍。“政府发种子,科技员指导,专人收购,所有事情都不用操心。”

以二郎镇为核心,周边区域内的大量村落,都有着类似龙滩村的经济模式。二郎镇所隶属的古蔺县相关统计显示,全县米红粱的种植面积达10多万亩。

这片区域之外,普通的米红粱收购价不到4000元/吨,但直供郎酒与茅台的米红粱,价格却直接翻倍。

郎酒以高于市场的保护价收购这些米红粱,并允诺农户:“只要你种我们就收。”这一收购政策的原因很简单——除了这片区域,其他地方的米红粱,均无法酿出两大酱酒的酒香。

甘泉、曲蚊

6月,赤水河流域正值雨季。中午,上游下了一场雨,二郎滩的水变得赤红,雨停后,河水又很快恢复清澈。

这片河谷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体松软、孔隙度大,具有良好的渗透性。河水通过两岸的红土层时,能轻易溶解其中的有益成分,留下大量矿物质,并滤出纯净甘冽、清甜可口的甘泉水。

雨季之中,赤水河像是个爱变脸的孩子,时而呈赤红色,奔流咆哮而下;时而清澈见底,细缓流淌。

对于郎酒、茅台而言,这片河水似是天然的恩赐。此前,两家企业都曾计划在赤水流域之外扩充产能,以应对市场需求,但无一例外无法达到“赤水酒”的品质。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11:50

位于两河口的郎酒酿造基地,车间周围被烟云供养。

米红粱遇上甘泉,顶级酱酒开始发酵。二郎镇斜上方的半山平台,错落着郎酒十余座巨大的生产车间。在这里,一粒米红粱经由复杂的过程,最终变为一滴酒。

“端午踩曲,重阳下沙”,刚赛完龙舟,郎酒人便迎来了新一批原酒的新生。

郎酒制曲车间内,女工们正恪守传统工艺、通过脚踩的方式将原材料制成曲坯。她们的身边,围绕着成群结队的曲蚊,密密麻麻,像披着一层厚纱。

这种曲蚊外壳坚硬,如米粒大小,是这片河谷的特有品种。每当曲坯制成,它们便会闻香而动,如黑雾般涌入车间。

工人们对于这些看似恼人的小家伙习以为常,甚至颇有几分欢喜。年迈的制曲师傅称:曲蚊是酱酒的第一道质检员,曲蚊越多,说明曲药越好,酿出的酒就越香。而郎酒的车间,便是曲蚊光顾最多的地方。

天成

制曲是郎酒酱酒诞生的第一道工序,这之后,还得经由两次投粮、回沙发酵、九次蒸酿、七次取酒,前后至少一年的时间。

不仅制作流程长,“存在”时间的长短,同样直接决定着酱酒的品质与价值。

伴赤水而生,由赤水温养。这些新生的基酒,将在山水间停留数年的时间,以实现最佳品质。

沿二郎镇向上,迈过曲折的山道,眼前的天宝峰豁然开朗。顺着天宝峰的山谷走势,矩阵排列着一批山丘般大小的不锈钢存酒罐,每一罐的容量都在2000吨至5000吨之间。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10:30

郎酒天宝洞原酒储存库区,

几十个不锈钢存酒罐蔚为壮观。

“生在赤水河,长在天宝峰,养在陶坛库,藏在天宝洞。”郎酒人以此概括每一瓶青花郎、红花郎不平凡的“一生”。

天宝峰上,基酒随巨罐吐纳呼吸,随后进入陶坛库,历经高温储存,发生充分的化学反应。其中最优秀的原酒,则有资格进入天地宝洞,接受自然的恩赐。

从陶坛库出发,迎着山风间的酒香向上,天宝洞、地宝洞露出深邃、幽暗的一角。这片巨大的天然溶洞,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天然酒库,酱酒界的神奇所在,也是赤水河赠予二郎人的最大瑰宝。

地宝洞迂回宛转,犹如巨大的迷宫,踩着湿润的石板前行,一刻钟才能抵达洞穴的尽头。斑驳的溶洞里,藏有土制陶坛一万多只,内存基酒万余吨。苍老的岩壁上,挂满了密布、厚重的酒苔。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9:50

世界最大天然储酒溶洞——天宝洞,

是上帝给郎酒的一份眷顾。

隐蔽群山深处,常年恒温恒湿,造就了天地宝洞独特的微生物集群,成为极度稀缺的不可再生生态资源。温养其中,陈年酱酒逐渐去除酒中的燥劲,历经岁月沉淀,每一口都变得醇香柔滑。

地宝洞垂直上方,天宝洞正进入新一轮的修葺,在最大化保证了生态自然的基础上,实现科技的融入。再左上方,电梯将穿越层峦,直达“人和洞”中。

自然与商业文明,在此无缝衔接。脚下是水,头顶是山,乱箭穿空的山里面,蕴藏着价值万金的琼浆玉液。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10:13

地宝洞常年不向世人开放,队员有幸进入。

40公里

二郎镇上游40公里处,赤水流经贵州仁怀,将茅台镇一分为二。

从二郎到茅台,赤水沿岸错落密布着千家酒水酿造工厂,习酒、赖茅、国台、黔酒等均在其中。有统计称,这些依河而生的厂家中,有生产许可证的白酒企业达300多家,无证的作坊更是接近2000家。

群山之中的酒企,丝毫没有破坏赤水的生态环境。无论是茅台还是郎酒,都早意识到“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赤水”,为这条“母亲河”做足守护的责任。

拍摄时间 / June 21,2018.11:04

站在天宝峰某处观景台向山谷望去,赤水河汩汩流过。

脚下是四川,对岸便是贵州,远处茅台车间隐约可见。

作为长江水系中唯一没有被污染的支流,赤水延续了万年的自然风光,与流域内的丹霞、砂岩,翠林、瀑布一道,形成了世所罕见的山水画卷。

伴随着高端酱酒于市场狂飙突进,这片“唯一产地”的河谷愈发值钱。受益其中的企业们,正小心翼翼地维护山水间的平衡。

“出了这片山水,便酿不出这样的美酒”。茅台、郎酒的齐头并进间,中国白酒行业也正诞生共识:“只要是赤水河谷产的酒,一定是中国顶级白酒。”



已有0条评论
点击切换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