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集团动态>集团新闻

青花郎向改革奋斗者致敬:他做出了怎样的决定 竟让义乌从此崛起

发布时间:2018-06-11

导读:

改革开放以来,义乌从一个地瘠人贫的内陆小县发展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所在地和位居全国百强县市前列的城市,这一转变大力推动了我国农村区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在这一变革进程中,时任义乌县委书记的谢高华,顶着“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压力,力排众议,敢于冲破旧观念束缚,才使义乌率先于全国开放小商品交易市场,走上了脱贫崛起的道路。

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变化推动了发展,但内在的“变革、突破、坚持”等核心推定理念却是一以贯之的,这既是改革开放过程中如谢高华所体现的精神,也是青花郎所秉承与发扬的。

由青花郎携手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联合推出的“青花郎·向改革奋斗者致敬——致敬40年”第六期,专访原义乌县委书记谢高华,重温他力排众议,带领义乌崛起的奋斗之旅。

1995年,义乌第四代小商品市场。(资料图由义乌市委宣传部提供)


回忆36年前

2017年末,义乌市政府全年盘点,一组最新数据令义乌人自豪:全市实现进出口总额2339.37亿元,地区生产总值达1158亿元。来自《经济观察报》的报道显示,2017年,中国县域经济50强榜单中,义乌升至第9名。一个既不沿海也无资源的农业小县,缘何成为中国最富的地区之一?

一切都缘于36年前,时任义乌县委书记谢高华冲破旧观念束缚,顶着“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压力,力排众议,率先于全国开放小商品交易市场,并制定“允许农民经商、允许长途贩运、允许放开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的政策,彻底激活了义乌市场经济的活力。从此,义乌开始崛起。

2018年5月23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浙江衢州,与87岁高龄的谢高华一起回顾了他创建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经历。

5月23日,浙江衢州,谢高华向记者讲述当年开放小商品市场的经历。

人物名片

谢高华,87岁,浙江省衢县(现为衢州)人。1982年担任义乌县委书记,经过4个月的调研后得出义乌只能通过小商品市场发展经济的结论,并顶着“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风险”,率先于全国宣布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2017年,在第十八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发展论坛上,荣获“全国商品交易市场终身贡献奖”。

时间闪回到36年前。那是一个普通的下午,刚从衢县调到义乌县(现义乌市),担任县委书记的谢高华,着一件蓝色粗布衣服,从县委大院隔壁理完发回来。一位40多岁的农妇带着10多位农民在县委门口拦住了他。

“你是新来的谢书记?”“是啊。”“请问谢书记,政府还让不让人活了?我们一家人要吃饭,天天被打击、被罚款……”还没等谢高华反应过来,农妇便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人越围越多,不明就里的,还以为两口子在吵架。

谢高华有点尴尬,看了看周围说:“走,到我办公室慢慢说。”进了办公室,谢高华给她倒了杯水。农妇这才缓缓陈述:“我们一家8口人,为了生存,全靠我摆地摊赚些小钱。但是打办(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的人天天来赶,天天来罚款,我们走投无路了。”

30多年后,87岁高龄的谢高华在家中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回忆,当时他根本听不懂这位妇女的义乌方言,还是请的县委本地工作人员做的翻译。那位农妇叫冯爱倩,今年也已80岁。她告诉记者,自己当时紧张得手心全是汗,对“向县太爷告状”一事并没有什么把握。但是,谢高华给了冯爱倩机会。两人从冯爱倩的家庭状况,一直聊到义乌现状,聊了好几个小时。

谢高华这才了解到,因为土地贫瘠,从明朝起,义乌当地就有“鸡毛换糖”的传统,当地人在农闲时,会挑着蔗糖走乡串户换鸡毛用以肥田。一些“货担郎”为补贴家用,会偷偷在担子里藏上针线头、纽扣等小商品,在县城稠城镇湖清门和廿三里集镇歇担摆摊,逐渐形成了自发性的小市场。这样的“货担郎”,有几千人。

但这种行为在当时属于“投机倒把”行为,会被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严厉处罚,严重的还会被抓去坐牢。“你先回去,同意你摆摊了。”同样是农民出身的谢高华,十分同情冯爱倩的遭遇,做出了这样的承诺。“那‘打办’的人再来怎么办?”“我给他们打电话。”

谢高华说,当时送走了冯爱倩,他就想,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年多以来,中央允许各地可以批准一些有正式户口的闲散劳动力从事修理、服务和手工业个体劳动,但并未明确允许农民经商。

“但转念又一想,我们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带领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如果农民从事‘鸡毛换糖’或售卖其他小商品能吃饱饭,甚至致富,那就高度契合党中央的精神,这就不违法。”谢高华说,他当即组织县委班子开会,要求干部带头深入到群众中去听声音。当时有干部劝他“不能再吃第二次亏”,他用“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顶了回去。

据《浙江日报》2018年1月11日报道,“不能再吃第二次亏”,缘于谢高华在衢县担任县委书记时“助长高价卖橘子”,成为了“破坏国家计划搞市场自由化”的反面典型并遭受了批评。但没过多久,《人民日报》的记者来采访,发现衢县的做法让农民增加了很大一笔收入,种橘积极性大大提高,又写了篇纪实稿件,谢高华又得到了肯定和表扬。

与县委班子成员开完会不久,谢高华就带上水壶、穿上解放鞋往乡下走了。

“因为我是才调过来的,很多人不认识我,所以在调查过程中,我听到了大量真实的声音,收集到大量一手材料。”谢高华说,调查结束后,县委县政府最后得出结论:50%的人在合法经营,45%左右的人稍有问题,仅有4%-5%的人的确存在“投机倒把”行为。“义乌的农业发展已经到了顶峰,工业又只有一个黑白电视机厂,农民收入是很低的。如果在不影响农业生产的情况下,搞小商品经营积累资金补贴家用,会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4个月后的1982年8月25日,由义乌县政府、稠城镇、县工商局城阳工商所3级部门成立的“稠城镇整顿市场领导小组”正式下发“一号通告”,宣布将于当年9月5日起,开放“小商品市场”,允许农民在不影响生产的前提下经商。两个市场分别位于稠城镇湖清门和廿三里镇。

1982年,位于湖清门的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

这是全中国第一份明确认同农民商贩和专业市场合法化的政府文件。10天之后,两个市场准时开放。义乌县相关部门还筹集了9000元钱,在稠城镇湖清门的露天“马路市场”上,建了700多个水泥板摊位。一时间,湖清门和廿三里镇成了义乌最繁华的地带,每天挤满了人,方圆几十里其他乡镇,甚至其他县的人都赶到这里来买卖。

两个市场开放了,但新问题也来了。义乌县委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小商品市场开放后,全县农民都想进城,想经商的愿望非常强烈。这在过去是彻底“弃农经商”,彻底抛弃农业生产的行为,是绝不允许的。并且,许多商贩开始往返于义乌、杭州,甚至是北京、上海做买卖,这又是“长途贩运”,也是被禁止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谢高华和县委班子再次召开会议,最后得出结论,只要有利于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增加集体积累、增加国家税收的,县政府都应该大胆支持。1982年11月25日,义乌县委、县政府召开全县农村专业户、重点户代表大会。县委书记谢高华宣布“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当天参加了这场会议的冯爱倩回忆说,在讲到出了问题谁来担责时,谢高华突然提高声音,拍着会议桌说:“出了问题我负责,哪怕摘我乌纱帽!”

到1983年初,短短几个月,义乌“马路市场”上,已出现30多个大类2000多种小商品,吸引了来自全国10余个省份的人来做买卖。面对日益庞大的市场现状,谢高华又考虑,县委县政府需要进一步加强疏导和管理。1984年底,义乌县委县政府一举打破“工业在先、农业其次、商业排最后”的全国经济发展模式,将商业提到第一位,率先于全国制定了“兴商建县”的战略,确定商业为义乌县经济发展的第一支柱产业。

更重要的是,谢高华在调研中发现,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税收实行的是八级累进制,也就是经营得越好,税收越高。但市场里几千摊位都是小本经营,价格随行就市,很难随税票计税,税收干部整天像抓贼一样打击逃税。“这可不行,严重打击了商贩的积极性,甚至可能搞垮市场。”谢高华经过多番调研后,决定支持税务部门进行税改,实行定额计税,也就是每个摊位实行固定税额,目标额度之外不再计税。

《浙江日报》2018年1月11日曾报道,这一政策不仅极大地提高了农民的积极性,让义乌小商品市场得到质的提升,当年的税收也比两年前提高了3倍。

1984年12月,谢高华离开义乌,赴金华市担任地委农工部长。此后30多年间,义乌经历了11位主要领导更替。但不论哪位“一把手”,都把“兴商”作为义乌的首要战略。

谢高华的家,在浙江衢州一个非常老旧的小区,家里的摆设很普通,进家门也不用脱鞋。“我是农民出身,我的农民朋友很多,来我家里如果脱鞋的话,他们不习惯。”谢高华说。家里的客厅、书房、卧室内都摆满了书和报纸,墙上挂着他自己写的或朋友送的书法作品。他最得意的,是自己写的“信仰”二字,“我是共产党员,我的信仰就是为人民办事。”

谢高华家的做饭阿姨说,他很少生病,顶多是烟抽多了咳嗽几声。在吃和穿方面,也从不讲究,“有什么吃什么”。5月23日,关于网上流传的“冯爱倩找他哭诉并拍桌子”的报道,以及当年选择开放小商品市场的心路历程,谢高华向记者再次作了详细回忆。

记者:有媒体报道,当年冯爱倩在办公室向您拍了桌子?

谢高华:没有没有,她虽然很激动,看得出来是带着怨气的,但是没哭也没拍桌子。

记者:当年您和县委班子成员下乡调查了多久?在调查过程中,有没有某一件事让您印象深刻,最终下定决心开放市场?

谢高华:调查了三四个月,有一件事让我印象很深。我遇到一个搞“鸡毛换糖”的农民,他的担子里面除了装着拉链、锁头、针线头、鞋垫,还装着不少避孕套。当时我就想,他们做的这些买卖,正是老百姓真正需要的东西啊。

记者:决定开放小商品市场,你有没有怕过?

谢高华:说实话,当时还是怕。但是我就想,我们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带领人民发家致富,只要义乌老百姓因为搞小商品市场能吃饱饭、能致富,摘了我的官帽又能怎样。大不了回去种田,我本来就是长工,帮人种田出身的。更何况,搞小商品市场,我们是从实际出发,不是拍脑袋做的决定,是实实在在经过几个月调研,又到上海、大连去考察,又买了很多国外的书来学习之后才做的决定。

记者:听说当时放开小商品市场,又推行“兴商建县”战略,你压力很大,也受到了一定阻力。

谢高华:压力大是肯定的,全国都没这么做。阻力当然也有,因为放开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当年的百货公司和供销社就特别反对。

记者:但是您顶住了压力。

谢高华:不顶住不行啊。义乌的农业已经到了顶点,再好的科学技术,也不可能让现有的农田种出翻几番的稻子。工业上,我们没有任何基础。只有商业上有传统,也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记者:外界有“谢高华造就了义乌的今天”的说法,您如何评价您的功劳?

谢高华:功劳谈不上,只是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了些事。是义乌人用自己的勤劳实干创造了义乌的今天,我只是做了一个县委书记该做的。



已有0条评论
点击切换验证码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