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集团动态>集团新闻

99%的呱都没去过这里 我的呱儿子去了!

发布时间:2018-01-29

忙碌的生活总是要有些佛系。自打接受铺天盖地的“安利”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沉溺在最近最火的手游“旅行青蛙”中。

用手机饲养一只“呱儿子”,画风大概是这样的……岁月静好,他喜欢跟我呆在家里

其实,比起宅在家里吃吃玩玩打瞌睡,他更喜欢在我不经意间,悄无声息地出门旅行、结交朋友,或找个巴适的地方,吃我给他准备的便当。

萌萌的画风,佛系的生活,也让我羡慕不已。每走到一个地方,他都会给我寄一张风景照或明信片。想来,肯定是找小蝴蝶或小螃蟹帮忙拍的,超级乖。

直到有一天,他发来一些我从来没有见过又异常美的旅途照片。山穷水复,崇山峻岭,费解数日待他归来,偷偷翻开他的日记......他这是去的哪?这里的人们在干什么……

我一切的疑问,就此一一化解。

呱儿子的旅行日记之——二郎篇

呱儿子游二郎 · 第一天

出门前,爸鼻塞给我满满一包便当,带着便当我从城市里出发。好几个小时后,终于到这站旅行开始的地方。导游小姐姐讲,这里是川南黔北的交界处——二郎镇。它依山而建,也是古代夜郎国边缘。“我们这一趟旅行,叫红色之旅。”旅途开始前,导游小姐姐这么说。

为什么叫红色之旅呢?难道是山水的颜色?

呱儿子游二郎 · 第二天

我们乘着一梭小船,荡漾在这个叫“赤水河”的河面上。沿途的山峰顶顶划过,没有一点现代重工厂的影子,两岸风景欣赏不完,轻舟却已驶过万重山。

我飘到“二郎滩”,听说,这里是红军二渡、四渡赤水的地方。历史里,红军“开仓分盐、”百姓“郎酒劳军”的故事就在这里上演。大概这就是这段旅途被称之为“红色之旅”的缘由吧!飘在赤水河上,我看到“美酒河”3个大字后,便上了岸,久久驻足。我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际遇,让水源变成一滴滴的美酒。于是我开始寻找大自然最奇妙的馈赠。

呱儿子游二郎 · 第三天

民风质朴,风景秀丽,天然、纯朴、无公害、无污染的二郎镇,恰恰为酿造郎酒提供了优越的条件。我先来到郎酒的制曲车间,湿热的制曲厂房内,年轻的女工们动作精细,将曲料添置于模具中,把曲药制成固定的龟背状。他们管这种像白巧克力一样的东西,叫“包包曲”。

曲乃酒之骨,微生物开始勃发,酒曲网罗到的微生物越多,酱香前驱物质就积累得越多,酱香的层次感就益加丰富。每一次的酒糟堆积和发酵,酒曲都参与其中,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呱儿子游二郎 · 第四天

我来到郎酒的酿造车间,这些酿酒的原料红红的,远看像细沙。这种红高粱被称之为“米红粱”,就是产自美酒河畔二郎滩。二郎滩产出的米红粱,颗粒小,皮薄而内坚,单宁含量低……它的优点数都数不完,被郎酒的工人视为酿酒的极品。

纵有天公诸般巧,仍有艺人夺天工。郎酒人恪守古训,传承千年酿造古法,形成独特工艺。

呱儿子游二郎 · 第五天

今天,我出山了!导游小姐姐说,这里是“天宝峰”酿造出的新鲜酒体,要分别历经天宝峰不锈钢储酒罐和露天陶坛酒库的储存。他们是如此壮观,大山之间静静地伫立着数十个容量五千吨的大钢罐。天宝峰露天陶坛酒库成百上千个吨装陶罐,如同“沙场秋点兵”,巍峨耸立。

刚刚被生产出来的原酒,仿佛懵懂少年,在天宝峰采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蜕变成长。

呱儿子游二郎 · 第六天

我想登高望远,于是勇攀高峰。抬头,赫然看到一块牌坊,上面写着“天宝洞”。不明觉厉,但还是合个影吧!待会听听导游小姐姐怎么说。

过了牌坊沿着小路一直走下去,在半山腰邂逅大溶洞。这里,天造地设着两个巨型溶洞,一上一下,尾部相连。

走进天宝洞,洞中成千上万只酒坛列队成阵,气势恢宏,让我叹为观止!据说,只有最优质的酱酒才有资格进入天宝洞、地宝洞,陈化老熟,得道出关。

呱儿子游二郎 · 后记

旅途就此结束,一趟红色之旅,小呱呱我用了6天。可从一粒粒米红粱、一滴滴赤水河水,到盘勾勾调后的“出关”郎酒,却需要6年时间。

我与郎酒依依惜别,我要把这些美丽的合影与美好的回忆,赶紧发给爸鼻,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再带我来一次,愿能再来体会一次光阴的赤水,美酒的二郎......

已有0条评论
点击切换验证码

最新评论